安仁新闻网 安仁新闻网

无人机能飞多远 解放军新型无人机打破编队飞行最远距离纪录

李长勇正在指导训练舒威

东海之滨,鹰阵。

在起降场上,一架新型无人机正在进行最后的调试,全场鸦雀无声。

“3,2,1,点火!”在一名少校军官的指挥下,几架无人机从运载火箭空上腾空而起,越过天空中的一系列弧线,飞向蓝天空,进行俯冲、盘旋和侦察...第一次飞行非常成功。

设计设备的专家深有感触:“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完成首飞并不容易;更难得的是不依赖厂家的自主首飞!”

这位少校军官就是李长勇,第42集团军某旅无人机营营长。失去第一次飞行的“拐杖”见证了他的勇气和“自信”。担任连长以来,先后4次受邀参加新型无人机型号试飞,创造了全军5次无人机飞行第一名的成绩,获得全军电子对抗装备保障技能冠军。

然而,作为我军第一批无人机专业研究生,李长勇刚到部队时,在无人机事业起步阶段就面临着各种不可避免的困难。摆在他面前的是一遍又一遍的“无跑道起飞”。

没有人给任务,他编辑了20万字的操作规则-

“无人机业务有空白不可怕。恐怕大家都在等别人填空白。”

2008年,李长勇从军械工程学院毕业时,中国工程院院士刘尚和建议他留下来攻读博士学位。向院士学习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机会。然而,面对外国军用无人机已经成为前沿战场,而我国军用无人机仍处于起步阶段的事实,李长勇却着急了。“去部队前线,尽快把知识专长转化为战斗力!”他果断地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无人机是一项开创性的事业。做什么,怎么做?李长勇主动出击,没有等待。

过去,由于缺乏规范的操作程序,无人机教学小组训练完全依靠个人经验。2012年初,担任营长的李长勇带领几名骨干到工厂学习新设备的操作。在西行的列车上,他有了一个想法:能不能利用这个和厂家密切接触的机会,编一个无人机的操作程序?

一在工厂安顿下来,李长勇就迫不及待地给大家打电话讨论。“作为基层单位,上面发着什么。我们是在做编书的工作吗?”有些人不明白。

“无人机业务有空白不可怕。恐怕大家都在等别人填空白。”李长勇淡淡地说道。

当年他白天带着骨干去工厂上课,晚上全身心投入在宿舍里编书。遇到不懂的人,就缠着技术人员找原因。几个月后,一份图文并茂、专业实用的20万字的《某型无人机操作规程》问世,总部相关部门领导给出了这样的评价:一个基层单位的营长,做了一件大事,为全军无人机的长期训练打基础、管事!

做“大事”,必须从做好“小事”开始。在一架新型无人机试飞过程中,李长勇突然发现无人机测控信号忽强忽弱,被现场专家判定为正常现象。

他很快在脑子里校对了相关数据,然后坚决不同意飞机机盖的定型。一位专家有些不耐烦:“我们对这些数据关注很少,到部队后也不会有影响。”

但李长勇不肯松口,坚定地说:“小问题不补,上战场就有大问题。”他花了一整天检查了300多条信号线,最终发现遥控电压有偏差,及时消除了无人机控制不稳定的隐患。“没想到你是个指挥干部,对无人机的建造原理了解这么多!”事后,无人机专家忍不住对李长勇竖起了大拇指。

没有人提供经验,他探索了10多种新的战争方法-

“无人机的发展日新月异,进展缓慢就是退步。”

提起李长勇,有人爱,有人“恨”。

这是一场由集团军队组织的红蓝自主对抗。过去遭受李长勇打击的“蓝军”通信连,为即将到来的“红军”无人机做好了准备。经过一番“厮杀”后,“蓝军”的通讯保持畅通。

“李长勇,你也有今天!”看着失败的无人机,“蓝军”指挥官仰天大笑。

然而,还没等“蓝军”高兴起来,广播站的耳机里突然响起一阵巨响,然后就是一片寂静。无人机攻击又来了!“蓝军”这次再怎么努力,耳机里也听不到声音,通讯指挥中断!“红军”趁机进攻,抢占了“蓝军”的阵地。

在训练场走下“蓝军”后,我意识到一向擅长“直拳”的李长勇这次献上了一套“组合拳”:第一波试探找出“蓝军”的规律;然后发动第二波攻击,打到“蓝军”受伤的地方!

战场上的幽灵来自李长勇对战术创新的不懈探索。在外人眼里,能像无人机一样顺利送“婴儿结”上天,安全飞回,是了不起的。但是李长勇认为飞得好并不意味着赢。“无人机的发展日新月异,进展缓慢就是退步!”

无人机是我军装备队列中的“新兵”。没有实战经验,摸着石头过河是必须的。在李长勇的领导下,各营各连掀起了一股大规模战争研究的浪潮。

创新在于打破规则。某型无人机为单控单飞设计,战斗力有限。受飞机编队作战的启发,李长勇提出了“双控双飞”的思想。在当时的技术条件下,连厂家都觉得很难实现这个想法。李长勇不相信这种邪恶。他运用数学建模、仿真分析,带领官兵在空反复进行地面试验和飞行试验,最终突破了技术难关。实战演练中,当李长勇同时控制两架无人机,在同空域内高强度干扰“蓝军”时,现场观察员惊呆了。

“报告你的绝活,你不怕在对手面前露屁股吗?”采访中,记者很担心。“无人机技术发展迅速,我们更新战术的步伐也很快。我可以告诉你,它已经出去了。”李长勇笑了:“新把戏永远装在我们心里。”

没有人开先例,他一次次勇敢地闯入飞行禁区——

“起飞就是战斗,不冒险才是最大的危险。”

“别担心,再飞远一点。”

7月下旬,李长勇再次指挥一个新的无人机编队进行效率试飞。此时,飞机已经飞到制造商给出的最大参数距离。李长勇暂时决定再飞12公里!

12公里,还不到飞行监控屏幕上的火柴杆。但是,无人机图标每向前移动一次,控制台前的官兵们的心就会绷紧:万一控制信号跟踪不到这么远的距离,价值不菲的无人机就像断了的风筝,再也回不来了!

3公里,5公里,8公里...在控制车上,所有人都屏住呼吸,只听到控制按钮发出的“咔嗒”声。当距离达到12公里时,李长勇果断下达了“返航”命令,官兵们松了一口气。这一次,打破某无人机编队最远飞行距离纪录,意味着李长勇的“利剑”离对手又近了一步。

“多飞12公里,你确定?”无人机着陆后,记者问李长勇。“是的,我在地面做过测试。但肯定有风险。毕竟,天和地不是一回事。”

“你还在冒险吗?”“无人机起飞是战争,不敢冒险才是最大的危险!”李长勇的回答很有意义。

那年秋天,一场与实战密切相关的对抗演习在山地丛林中打响。由于演习区域地形复杂,率领“蓝军”的李长勇经过反复勘察,只发现了一个不到交通降落区十八分之一的降落区。在这样狭窄的区域,如果操控稍差,无人机就会撞向周围的山脊,后果不堪设想。

“打仗不能选择地形!”李长勇决定冒险一试。无人机着陆前必须停在空。滑翔一定距离后,会在降落伞阻力下缓慢降落。它的准确性取决于对降落伞停开时机的准确把握。在这方面,李长勇制定了一些周密的计划。与此同时,他试图将被告的尾部定位器移动到天线框架上,以尽量减少测距误差。

演习当天,无人机完成任务后返回降落伞区域。李长勇坐在控制台前,根据现场气候果断启动预约程序。停车、滑翔、开伞,一系列动作干净利落,无人机稳稳地落在场地中央。

“常勇,好!”一直在等待现场的旅长走进控制车,依次紧紧拥抱了李长勇。

标签: 无人机
N本文来源:安仁新闻网
扫描左侧微信二维码
关注安仁新闻网随时随地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