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仁新闻网 安仁新闻网

严鹏 八年潜心研究“中国制造”,华师这位老师这样实践科研之道!

漫长的寻找之路,家国情怀都铭记于心

作为一名历史专业的学生,他致力于从长远的角度解读现实

除了研究“历史”

他也在新兴的“工业文化”研究领域

它已经被探索了将近八年

战争与工业:抗日战争时期

中国装备制造业的演变

一经发表,就得到学术界的广泛认可

并获得湖北省第12名

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一等奖

他是华中师范大学的

彭彦,中国近代史研究所副教授

现实关怀推动研究力量

中学时期,彭彦涉猎广泛,阅读了大量的课外书籍。他说:“像历史学家布罗代尔和经济学家萨缪尔森这样的著作在当时就有人读过。”他对国家的兴衰和现代化非常感兴趣。彭彦在填报高考志愿时选择了历史专业,因为他觉得历史包罗万象,他想探索的一切都包含在其中。2003年,彭彦考入中国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基础班。

本科期间,在基地班导师制下,彭彦和几位老师一起学习古希腊史、印度史和西方政治思想。无论在哪个领域,彭彦关注的始终是历史与现实之间的联系。在撰写古希腊历史论文时,他会有意识地运用国际关系理论来分析雅典和斯巴达之间战争的原因。“这个问题就是后来成为热点的修昔底德陷阱。当时我真的是因为现实中大国关系才写的。导师颜教授写完觉得还不错,但我一直在补充资料,没有提交发表。后来,我把它弄丢了。没想到十年后这个问题被‘火’了。”彭艳笑着说话了。

大三的时候,彭彦选择了中国现代经济史作为自己的正式专业,因为他觉得这个方向比较贴近中国实际,可以直接面对很多实际问题。导师彭南生教授非常重视用经济理论研究经济史,强调历史专业的学生在做经济史的时候要“换换脑子”,多向经济学家请教,符合自己的兴趣。在彭南生的带领下,彭彦正式进入学术大门,之后留在中国做大师。

在现实关怀的“牵引”下,彭彦不断探索新的领域,学术视野不断丰富。2008年,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在上海的一家书店读到了中国人民大学贾根良教授主编的《穷国的财富:进化发展经济学论文选》。书中提到的进化经济学可以追溯到19世纪的德国历史学派,主张用历史的方法研究经济,强调经济进化的规律具有国情的特殊性,经济研究要与国家利益相结合。彭艳突然产生了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他给贾根良教授写了一封几千字的电子邮件,意在尝试一下,阐述自己的想法。出乎意料的是,贾教授还回复了近万字的邮件与他讨论交流,并给了他一份书单。就这样,彭彦在频繁的电子邮件交流中成为贾根良教授的“私人弟子”,成为中国进化经济学传承历史学派旨趣的中坚力量。

2013年,留校任教后,彭彦跟随复旦大学著名经济学家朱印规教授做了两年博士后。谈及选择复旦大学做博士后的学术渊源,说:“朱先生学的是历史专业,研究生学的是经济学。在中国古代,经济意味着“通过国家造福人民”。与“为学”相比,我还是认同中国古代的治国传统。无论我涉足哪个领域,这一点都没有改变。”在历史文化研究所工作的彭彦,以长远的眼光观察当下,思考现实。

中国制造的工业文化护航

2014年,几乎没有人从理论角度提到“工业文化”这个概念,偶尔也有人只是泛泛而谈。此时的中国虽然早已是“世界工厂”,但工业大而不强的问题依然突出,“中国制造”长期以来在国内外市场被贴上廉价、劣质的标签。

在彭彦看来,“中国的工业发展需要文化的护航”。文化作为一种软实力,涉及到对产业发展的认同感。历史上,接受工业文化的人和拒绝工业文化的人命运截然不同。因此,只有大力发展工业文化,弘扬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创新进取的创业精神和勤奋务实的劳动精神,才能为“中国制造”转型升级创造良好环境。为此,他开设了工业文化与工业旅游通识选修课,开始系统构建工业文化的理论体系。

彭彦对工业文化的认知与MIIT不谋而合。2014年,工业和信息化部成立了工业文化发展中心,致力于从政策层面推动工业文化。2017年1月10日,华中师范大学与工信部工业文化发展中心联合成立中国工业文化研究中心,彭彦任副主任。作为全国高校首个工业文化研究机构,该中心的首要任务是开展工业文化基础研究,为工业遗产保护利用、工业旅游、工业文化研究提供智力支持。

如何发展工业文化,塑造中国工业新形象,推动“中国制造”转型升级,一直是彭彦关注和思考的问题,也是他近年来研究的重点。在2020年出版的《工匠革命:制造业的精神文化变迁》一书中,彭彦对弘扬“工匠精神”提出了自己的思考:“当代智能制造已经论证了工匠精神工具化的可能性,未来工匠精神的演进必然由智能制造的发展决定...培养工匠精神,必须有前瞻性和计划性,必须大力发展智能制造和先进制造。”

彭彦坚信,要扎实做好工业文化研究,他绝不能闭门造车搞研究,而是要深入企业和生产现场。这一年里,彭彦经常把一半以上的时间花在野外,并去工厂进行研究。“生产现场是最好的学校,企业是最好的老师。”这是彭彦作为工业研究者的研究方法论。

对彭彦来说,关注工业文化既是偶然的,也是必然的。从“中国工业发展需要文化护航”到“发展智能制造践行工匠精神”,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家国情怀驱动彭彦在工业文化研究领域日臻完善,为中国从“工业大国”迈向“工业强国”提供了智慧和建议。

研究和教育相辅相成,用自己的方法育人

对于中国近代史研究所的老师来说,科研是最重要的任务。忙于学术研究和外出研究的彭彦愿意给本科生上课。在中国工业文化研究中心成立之前,他经常在一个学期里开设三四门课程。对彭彦来说,讲课不是负担,而是兴趣:“发展一门学科,必须有接班人,必须从本科生开始培养。”

在教学中,彭彦将科研过程中产生的原创新知识融入课堂,与学生进行讨论、交流、碰撞,带他们探索学术前沿,从学生反馈中寻求灵感,调整学术写作的写作风格。

在教书育人方面,彭彦有自己的心法,认为“学术能力的提高离不开实践经验”。历史文化学院2017级本科生褚支林就是彭彦教育理念的受益者。在彭彦的指导下,专注于中国近代工业史和企业史研究的褚支林走访了国内外多家企业,她的考察报告被收入CNI的优秀作品集《工业文化研究》。相关研究成果也成功应用于国创项目B级立项。如今,她就读于清华大学人文学院历史系,即将开启新的研究征程。回顾她的大学生活,楚支林觉得许多学术实践经验帮助她在研究过程中接近“真知识”,为她的学术探索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每个学生的基础和追求都不一样,一个模子铸出来是不可能的。”彭彦还提倡尊重学生发展的多样性:“研究生主要培养能力,本科生需要多学习。无论学生未来如何发展,我认为‘务实’应该是他们在学习和工作中应该具备的素质。”

“初高中历史教师发挥着重要作用。只有培养师范生,才能发挥历史对民族的作用。”彭彦的知行合一。每年他都会担任师范生实习的组长,一些毕业的师范生在工作中需要帮助的时候也会给彭彦一些支持。

经过几十年的学术生涯,彭彦始终保持现实关怀,坚持求真务实,脚踏实地地学习。谈到未来规划,“效率”是他的关键词。他说:“我会做有意义的事情,我会尽可能放弃没有意义的事情。”。彭彦下一步的任务是细化产业和企业研究,多去工厂实地考察调研,进一步完善工业文化理论体系,支持工业遗产保护利用,协助各界力量推进工业文化研究和劳动教育。

从现实关怀到深入研究

从工业文化到工匠精神

从教书育人到探索真知

这是一种社会责任

这是一种家和国家的感觉

权威发布|华中师范大学2021年高水平运动队招生简章

语文老师,快查!你的专属寒假策略!

祝贺周信校友!中国科学院“年度创新人物”!

@ ccnuer用笔从军,青春报国!

重要!华中师范大学2021年寒假安排札记

表扬刘威葳做好事的语文老师校友!

华中师范大学宣传部舆情与新媒体中心

负责编辑:王璐

文字:郝日红卢欣怡

修订:刘志强

提交电子邮件:huadaguanwei@163.com

欢迎大家积极投稿

让我们为语文老师点亮“分享”+“喜欢”+“在看”

点分享

点击它

指向观看

标签: 工业
N本文来源:安仁新闻网
扫描左侧微信二维码
关注安仁新闻网随时随地看